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校工老廖伯

2021-11-25 09:37:37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李俏红

  李俏红

  老廖伯长得胖胖的,成天笑眯眯。打我有记忆开始,生活中就有老廖伯的身影。

  老廖伯是我父亲所在的那个农村学校的一名校工。他到那所学校比父亲还早。当时母亲在外地工作,与父亲分居两地。父亲在学校担任教务主任,工作繁忙,基本顾不了我。所以在学校的日子,我绕膝撒娇的人就是老廖伯。

  老廖伯的工作是敲钟,那时学校上课、下课没有电铃,上课下课只能听老廖伯的钟声。他的房间里有一只闹钟,他看着那闹钟,一到时间,就到操场旁边的那棵大樟树底下,握着那根粗粗的绳子,一下一下用力地拉动钟摆,悠扬的钟声就“当!当!当!”地响彻整个校园。随着钟声,孩子们像欢快的小鸟,一下子全飞出了教室。

  那棵樟树上挂着一口好几个人都扛不动的大钟,敲起来声音特别洪亮。我生性好奇,每次牵着老廖伯的衣角去敲钟时,总想自己也试试,可拉过绳子来,发现好沉好沉,我小小的个子根本敲不响那口钟。

  除了敲钟,老廖伯还干不少杂活。那时学校没有自来水,食堂灶头旁边有一口巨大的水缸,学生们的用水就取自那里。每天清晨,老廖伯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到远远的井里挑水,一趟又一趟,直到把水缸装满。然后是帮学生蒸饭,烧火做菜。

  那时我有一只小小的饭盒,上面刻着我的名字。每次从家中量好米,我就会到食堂找到老廖伯,然后他手把手教我淘米,因为个子小,爬上两个台阶还够不着饭锅子,经常是老廖伯过来把我的饭放到锅子的正中间。看着我那只特别小的饭盒稳稳地放在最上面,心里就感到特别开心。

  至于吃饭,我有一半时间是与老廖伯一起吃的。饭盒自然是老廖伯早早就帮我拿出来的。老廖伯最喜欢吃红烧肉,有肉的时候,他就自己开一个小灶,炒上满满一大碗。肉又大又肥。吃肉的时候是他最开心的时候。他会喜滋滋地抿一口米酒,吃一块肉。然后,脸庞红红地给我讲他为什么特别爱吃红烧肉。

  “我是被国民党抓壮丁抓到这儿来的。那是1949年,我被捆着双手带到这个山区,当时我20岁出头,从没有离开过老家,一路上心里害怕极了。”这是一段老廖伯最喜欢说的历史,也是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事。“可有一天,我正迷迷糊糊地缩在一个屋子的墙角,突然进来几个人,帮我解开了双手捆绑的绳子,又亲切地问我是哪里人,还问我饿不饿。我说饿了,他们就给我端来一大碗红烧肉。真香啊,我长这么大还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肉,一下子碗就见底了。”老廖伯说,吃完红烧肉后,他才知道救他的人是解放军。他们告诉他,中国解放了,从此人民翻身做主人了。

  “跟着解放军,有红烧肉吃。”基于这点,老廖伯说他就跟着解放军留了下来,从此没再回老家。事实是,老家其实没有什么亲人了,后来,老廖伯就成了学校的一名校工。

  在我的印象里,老廖伯特别喜欢孩子。夏天的夜晚,我们这群没有家长管的教职工子女就会在他身边围成一圈,听他讲故事。

  老廖伯不识字,但他会讲很多故事。老廖伯会给我们讲嫦娥奔月、猴子捞月、后羿射日、精卫填海的故事,那时我们对什么都好奇,觉得他讲的每一个故事都非常好听。有的是听老人讲的,有的是看戏看来的,有的是听说书听来的。如果哪个小孩在一边吵闹或不听话,他就会说“挖心肝”和“吸血鬼”的故事,他说如果哪个小孩哭了,给路过的“挖心肝”的人听见了,晚上就会上那个小孩家去挖了小孩的心肝下老酒。结果吓得我们大气也不敢出。晚上回房间去睡觉,再也不敢一个人走夜路。大家手牵着手回去,遇到小树林,就一阵狂跑,睡觉也不敢关灯。但是越害怕却越喜欢听,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整个夏天。

  学校放假了,我们都离开学校。但老廖伯放假也住在学校里,因为他没什么亲人,他早已经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在我的印象中,这么多年来,只有一个远房的侄儿来看过他。后来,我听大人们说,老廖伯也曾结过婚,但他的爱人因为生孩子难产过世了,孩子也没有活下来,从此他就再也不谈婚嫁。一直到老,都孤身一人。

  开学后,我拿到学校发的新书回到了老廖伯的身边。彩色的新书是我最喜欢和珍爱的,闻着淡淡的油墨香,总是特别开心。老廖伯会为我翻箱倒柜地找出一叠牛皮纸,然后帮我包书皮。他用一把小尺和剪刀,细心地包上带护角的书皮。拿着包好的书本,我好得意。有这又厚又硬的牛皮纸把书保护起来,一个学期用下来,我的书都会是崭新的。

  偶尔,有村民家中办喜事,会给老廖伯送来喜蛋。那染成鲜红的鸡蛋,在我眼里特别漂亮。如果我去,他就会随手塞两个在我口袋里,叮嘱我回去热热吃。

  星期天我不上学,偶尔,老廖伯会带我们几个孩子到田野上玩。男孩子可以摸田螺,抓泥鳅,回去打个牙祭;而我则是把田间地头的茅草,轻轻地拔出来,然后去掉外面的草叶,把雪白的茅芽根当成美味享受。在那个没有什么零食的年代,这些东西解了我们的嘴馋。

  有一回,老廖伯不知从哪儿得到了一只可爱的小鸟,黑白相间的羽毛,长长的尾巴,可好看了。转手他就送给了我。我把这只小鸟用一根绳子系着,随时随地带在身边,还抓了小虫喂它吃。现在想起来,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养宠物。

  因为带着一只小鸟,那几天,众多的小伙伴围在我身边,很多人特意来和我套近乎,只为了让我把小鸟给他玩一会儿。那几天,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可好景不长,那小鸟受不了我们的过度“热情”,开始生病,不久就死了。为此我还伤心了好一阵。老廖伯就安慰我说,会让别人再给我抓一只来,可我却不想要了,因为觉得小鸟挺可怜的。

  遇上星期天镇上有物资交流会,老廖伯也会带我去逛集市。老廖伯去是为了买一些日常用品,我跟着去只是为了解馋,因为集市上会有很多小吃。没逛多久,我就会在集市边上的小吃摊坐下,吃香喷喷的油煎包子,再上一碗小馄饨。我一边坐着慢慢吃,一边等老廖伯逛好街来带我回去。如果吃好了,老廖伯还没来,我会到集市旁空地上租小人书看,风送过来小笋和萝卜的清香。

  回去的时候,老廖伯肯定会买上一点好吃的,然后我们便心满意足地往回走。

  老廖伯还种昙花,种了好几年都没开花。有一年终于开花了,结果昙花开放的那个夜晚成了整个学校的节日。不仅所有的老师都围到食堂那小小的天井里看昙花,学生也趁机不晚自习了,里三层外三层地来参观。我记得,那晚上老廖伯像喝醉了酒似的陶陶然,不断地向人们介绍他种花的经验。大家也热情地感慨昙花的美丽和难得。夜深了,人渐渐地散了,可老廖伯却意犹未尽,一直守到昙花一朵朵凋谢。那时,幼小的我还没有读过一首有关昙花的诗,但因为老廖伯的昙花,心中已经对“昙花一现”有了感性的认识。后来看多了有关昙花的诗,才知道这静夜里开放的刹那芳华曾牵动了多少诗人的心。

  初中因为要进城上学,我就离开了老廖伯。中间也时常回去看他,每次,他都是乐呵呵的一张笑脸。问我的成绩,问我的生活,我也一一相告。

  再后来,学业忙了,功课重了,就回去的少了。大学毕业工作后,有一回还特意去了那学校,儿时的景象已不复存在,那小小的食堂也早就没有了。好在老廖伯还在,只是他已经退休多年。他热心地带我去参观新的校园。此次来,我才知道他一直用自己的退休金资助家境困难的学生,每年都资助好几个。他笑呵呵地说:“我孤身一人,用不了这么多的退休金。我喜欢孩子,多帮帮他们。”

  老廖伯挺长寿,85岁那年过世的。他无儿无女,但十里八村的人全都自发来送他,送行的队伍排得老长老长的。因为村民们都记得他的好,都记得他对学生的关爱,记得他有一颗善良的心。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33120190038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big></big><u id='dBQZhpI'><address></address></u>
<s id='CfFaO'><sub></sub></s><kbd id='jC'><strike></strike></kbd>
    <em id='yFPH'><del></del></em><dfn id='pP'><bdo></bdo></dfn>
    <tt id='gZAjq'><del></del></tt><caption id='duxlEYEi'><abbr></abbr></caption>
    <marquee id='KFb'><label></label></marquee>
    <s id='Aw'><dir></dir></s>
      <optgroup id='WcB'><option></option></optgroup><xmp id='XboDddj'><b></b></xmp>